學習.交流
專業源于專注
www. myoit. cn   
學習交流 文件下載 手冊資料 交流QQ群

    

 1  1/1   1  
作者
內容
888zhwcl  [個人空間]


注冊  2017-11-15
發貼數  14
精華數  0
原創貼  0
來自  
狀態  正常

級別  会员
#1»發布于2020-08-01 17:21

美學心得(二百零九集) 
     羅國正 
  (2020年4月) 
 
2904、人類文明的進程,是無數前人象塵、沙、石一樣為后人在精神上鋪墊出道路,人們大多數是在不知不覺中受益,但多數人是只顧匆匆地朝著自己的夢想日夜兼程,無暇去欣賞塵、沙。如果在途中突然發現路上有一塊多彩的石頭,讓人駐足欣賞,那已是像鳳毛麟角那樣稀少的人物了。如果出現象里程碑那樣的石塊,那就是驚天動地的大人物。這種現象,在各個領域都常見,在美學領域當然不會例外。這恰如我們遙望星空一樣,閃亮的星星周圍其實都充滿物質,但人們看不到,只看到星星。每個人的時間、精力以及相輔助的能量都是非常有限,只能顧及到生存、發展、夢想的東西。在眾多的追夢人里,如果從理性的邏輯來歸納,甚至用當代最先進的大型計算機來幫助對他們的思想言行和追求的目標進行歸納,可以用一條或幾條簡單的公式就可以總結出來,人們都走不出那幾條數理公式。但如果涉及到他們的感情世界,那就顯得豐富多彩了!我們最好還是從美學的角度、藝術的角度、從戲曲的角度來探討、理解這美麗的感情世界。這就使我想起了明清之際戲曲家孟稱舜,別號臥云子、花山與仙史,是山陰(今浙江紹興縣)人,也有說他是烏程(今浙江吳興縣)人,他被視為湯顯祖“言情派”思想的繼承和總結者。人們可以通過他的相關的美學觀點,從戲曲的角度步入對情感理解的一種境界,確實會使人感到有意思。下面將我搜集到他的主要觀點,簡約摘錄、表述如下: 
孟稱舜自幼工詩文詞曲。他認為:“元人高處在佳語、秀語、雕刻語絡繹間出,而不傷渾厚之意”。他主張“渾厚”、意境淳厚深遠、語言渾樸含蓄、趣味清純深長,無雕琢之病、淺率之嫌。如果寫成戲曲,就要本色和行當、情、景、事有機和諧統一,“曲之難者,一傳情、一寫景、一敘事”,“妙在敘事中繪出情景”。所以,他稱其劇為“言情之書”,傳奇則“篤于其性,發于其情”。作曲重性情之誠,并由此進入,達到潛移默化,“因情造形,隨物而賦象”。他非常強調體驗、實踐、或心理上的情景融進的作用。“學戲者不置身于場上,則不能為戲,與撰曲者不化其身為曲中人,則不能為曲。此曲之所以難于詩與詞也”。他將雜劇分為婉酌和雄爽兩類風格,反對王世貞、王驥德等偏重婉酌。 
孟稱舜的觀點,可以這樣概括:兩個字:表達;三個字:情表達;四個字:真情表達;五個字:戲曲情表達;六個字:戲曲真情表達;七個字:藝術地真情表達;八個字:戲曲藝術真情表達;……,不是玩文字游戲,而是合乎邏輯的遞進。人類的感情,也是漸漸走向細膩地進步。人類從當初象嬰兒吮吸母親乳房開始,原始地產生的感情,逐步地演進到用高雅精致的戲曲藝術來表達感情,要經過多少歲月?精神世界多層次多色彩的變化,總是伴隨著生理上的變化,尤其是大腦皮層管轄感情的區域的擴大,感情的神經線增粗增長、靈敏度增高、身體荷爾蒙的變化、興奮度變化、氣場的變化等等,以及相應的口頭語言、肢體語言豐富等,聽覺、視覺、觸覺等等的感覺,象春天的桃花樹一樣,立體式綻放。變化總是具有整體性、系統性連鎖反應的,不會是絕對孤立的。這些,已在戲曲和戲曲演員中體現出來。但感情世界的豐富博大,對于一些復雜的人類感情在戲曲情節中的表現,一些年輕的演員不一定能領悟和表現出來,所以要有經驗老到的領班、或導演的指導,還需演員領悟,在現實生活中磨煉,……,如此等等,都說明情的復雜性、重要性,人應爭取付出較少的代價而得到最大的收獲,達到對人性的領悟。 
從孟稱舜以上的觀點來看,主要是找到值得通過戲曲來表現的故事或有關事宜,通過口語、肢體動作,或樂器發出的聲音,加上相關的景物的配合,敘事式地演繹出來。這過程,需要有體驗、有經驗的人藝術地表達。其中重要一條是表達者要心誠,才能追求到渾厚、自然、有趣味的效果,并形成自己的風格。從而達到使觀眾“移情”、潛移默化受到教化的效果。當代很多公眾人物的出場也大概按此套路,關鍵在“誠”字上,很少人下了真功夫。 
 
2905、明朝戲劇理論家祁彪佳是天啟二年進士,多年為官,起伏沉浮,后任蘇松總督,遇清兵南下,知大勢已去,遂投富山花園池中殉國,享年四十三歲。《遺詩》云:“含笑入九原,浩然留天地”。真是天妒英才,壯志未酬身先喪。勝在他生平著述不少,其美學的主要觀點如下: 
1、強調對現實諷喻的意義,以評時來救世。 
2、“詩以道性情,而道性情莫如曲”,曲“感人之深”,“動人之切”。 
3、以曲顯“忠孝節義、可欣可敬之事”,“雖騃童愚婦見之,無不恥笑而唾詈”。 
4、好作品,“可興、可觀、可群、可怨”。 
5、“一人盡一人之情狀,一事具一事之形容”,“按拍填詞,和聲協律,盡善盡美,無容或議”。 
6、“必使作者之神情,與評者之藻鑒,相遇而成,莫遁之面目耳”。 
7、“邇來詞人依傍元曲,便夸勝場,文長一筆掃盡,直自我作祖,便覺元曲反落蹊徑”。 
8、特愛“情與景會,意與法合”,“氣貫其中,神行其際”,等“情至之語”。 
9、常用含蓄、渾脫、空靈等詞語評贊劇本,以“境界”賞析作品,認為“妙品”最高。 
10、“寫情之至,亦極情之變,若出之無意,實亦有意所不能到”。 
……。 
從祁彪佳的經歷和觀點來看,他的內在價值觀是以儒家思想為核心,并表現在忠君愛國的言行上。他一生將很大的精力放在所愛的文化事業里。他主張有利于儒家作為正教的具有社會價值的文化藝術。他認為針砭時弊可以救世,藝術批評要與戲曲創作規律相合,不掩其本來的風格,并以”妙品”作為藝術之最。將“境界”作為評價戲曲的標準。他重視無意識在審美情感和塑造藝術現象的作用。總言之,他是以他認為具有正能量的主體在社會活動的關系中,應作出貢獻,具體可以使處于既優秀又自然的狀態在主體表現中落實到藝術、甚至戲曲里面,或其它方面事情上。 
 
2906、明朝篆刻家萬壽祺指出:“近世刻印多不喜平,流為香泥糞土,雜成菩薩、穢潔各半,了無生氣;而好奇者正似鐘馗嫁妹,狐鬼送裝,見者怖走”。“字之大小多寡,不能配者,則增其文理,曲折如界畫樓臺,一望砥直勻平,復如雕刻篆香,委折填滿,略具字形,無復筆意”。他用冷嘲熱諷近世的刻印的同時,卻從骨子里透露出他對篆刻表現書法美的熱愛,并以篆刻要注重書法美作為重要的審美標準。 
 
2907、清初畫家程邃說:“仆性好邱壑,故鐫刻之暇,隨意揮之,以泄胸中意態,非敢云能事者也”。又說:“黃鶴山樵畫法純用荒拙,以追太古,粗亂錯綜,若有不可解者,是其法也”。他強調畫家借自然之美 隨意發揮,達到發泄心中狀態和意念,表現在自己的作品中,并以王蒙(即黃鶴山樵)的畫法為例,以說明他以上的觀點。 
 
2908、我對傅山的了解是從臨摹他的草書、特別是狂草開始,后來也讀過他的傳記,他給我的印象是精神狀態屬于明朝的人,但卻主要生活在清朝之中。所以,后人將他定為清初書畫家、醫學家、文學家。傅山在明亡后,自號朱衣道人(是否意在跟明皇的姓?)。我為寫這篇文字,專門查閱了一下當代出版的《明詩三百首》和《清詩三百首》,都沒將他的詩錄入其中。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生最有影響力的是他的書法成就以及人格特性。他住在土穴,奉養母親。到康熙當皇時,進行征舉博鴻詞,他以死相拒,不去應試。由此也可以明白到他早年看不起趙孟頫的原由,到晚年,由于閱歷豐富,有了開悟,才改變了看法。他的草書境界很高,剛學書法的人,很難練得到。因此,他的名氣主要在書法界流傳為主,當今很多人不認識他。他在文學藝術方面留下了較為豐富的思想,現將他的主要美學觀點摘錄如下,然后談談我的看法: 
1、“學書之法,寧拙毋巧,寧丑毋媚,寧支離毋輕滑,寧直率毋安排”。 
2、“正極奇生,歸于“大巧若拙”。 
3、“吾極知書法佳境,第始欲如此而不得如此者,心手紙筆,主客互有乖左之故也”。“期于如此而未能如此者,天也”。 
4、“神至而筆至,天也;筆不至而神至,天也。至與不至,莫非天也?” 
5、“文者,情之動也;情者,文之機也”。 
6、“文乃性情之華。情動中而發于外”。 
7、“是故情深,氣盛而化神,人摯而氣盈,氣取勝而才見奇”。 
8、“寄興深微原有在,緣情吟詠不堪提”。“世界瘡痍久,呻吟感興偏”。“不喜為詩人,呻吟實有瘼”。 
9、“人無百年不死之人,所留在天地間,可以增光岳氣,表五行之靈者,只此文章耳”。“文章光岳寶,粉黛山澤精”。 
10、“郁單無量無梯而繘厥輝,剛維無色無綆而繘厥肥,是可以仿佛文心之極高、極深、飄渺洞幽,不可得而方物之微也”。“其間峙流光彩,飛花走樹,云霞變幻,風雨晦冥,何莫非供給經緯之林,繚繞贈答之機。高才之人,固不必偏及而有,其及之輒生動而欲飛”。 
傅山的美學觀點主要分為兩部分,一是講書法方面的美學;二是講文學方面的美學。他的書法美學,主要是強調自然天趣,沒有故意造作。他指出在書法創作過程中,書法家常會出現心中已經知道怎樣為之好,但手寫不出來,達不到得心應手的境界。我認為,要解決這問題,辦法有三:第一,要多練習,熟能生巧;第二,平時要經常進行與經絡、神經系統方面有關的運動、鍛煉,如打太極拳、練氣功等,這樣來配合寫書法會更好;第三,要懂得運用多種的技術方法來配合創作。話又說回來,如果創作主體功底深厚,雖然不能如愿創作出作品,但有時會錯打正著,產生意外筆趣,尤其是善于使毛筆長鋒者,意外筆趣的頻率相對較高,偶得神來之筆。一個書法家一生創作中,有多幅神來之筆,被公認為“神品”級的作品,這肯定是大書法家。我以為,所謂“神來之筆”產生的前提條件有以下幾條:一要對書法熟練;二要心中非常清楚書法的各項審美標準;三要具備與書法相配套的系統的文化素養;四,創作主體要努力提升自己的精氣神的境界,常常能得心應手;在沒有得心應手之時,也沒有遠離書法審美的“度”;五,要經常創作,以求在大量的創作中,擴大產生神來之筆的機會;六,選準自己的最優創作狀態的時段進行創作。我根據自己的經驗和理解是這樣:主體處于最優的創作時段,處于最優的狀態(當然包括身心最優狀態,情緒高昂,氣場非常強盛,有強烈的創作沖動等),與外部的環境、氣場、景物等吻合,遇上自己喜愛和熟練發揮的題目、內容、形式,這時最容易產生神來之筆。一句話,主體處在優秀的狀態下與最佳的客體配合,選擇最適合當時創作的內容與形式,“神品”的產生概率會很高。所以,傅山強調書法須自然妙造。其實,做很多事情,能大成功,其道理常常如此。傅山提出了主觀意識與客觀效果背離,并能達到佳境的美學思想,這條非常重要,這是讓有了一定基礎的人超越自我的一條重要的途徑。他并提出主、客體審美關系中產生的書法最高境界“神來之筆”。人們可以從《三希堂法帖》書法集中,被定為“神品”作品里進行反復欣賞,甚至進行反復臨摹,從中感悟他這觀點、這審美標準。 
傅山的文學觀點,主張創作主體的審美感情是文學創作的契機。而這審美感情是與審美氣質、審美才華、審美經驗、當時的審美情景等有緊密聯系,對作品的產生和審美效果起著重要作用。他還強調文章經世致用,寫詩要反映現實中的疾苦,通過形象思維來強化典型性和形象性,以突出審美情趣和特征,將形象思維的特點與想象、聯想、概括、情景關系、創作、境界升華等有機地結合起來。 
我認為,他對書法和文學的美學觀點總的意思是:首先要真實、現實、自然、真情,然后達到氣盛神至,天趣。這些都給后學者留下了非常寶貴的精神財富。 
2909、 揚州 
淮海名都極望遙, 
江天隱見隔南朝。 
青山半映瓜洲樹, 
芳草斜連揚子橋。 
隋苑樓臺迷曉霧, 
吳宮花月送春潮。 
汴河盡是新栽柳, 
依舊東風恨未消。 
這首詩被評為明末七言律詩的翹楚。詩意沉壯流暢,讀后令人感慨萬千。作者是明朝文學家陳子龍,華亭( 海松江縣)人,他是崇禎丁丑進士,舉亷卓天下第一,在官場幾番起伏。清兵破南京后,他多次起兵反清,后被捕,乘間投水自盡,享年只有三十九歲,留下了豐富的美學觀點,摘要如下: 
1、詩歌是“憂時托志者之所作也”。 
2、“夫作詩而不足以導揚盛美,刺譏當時,托物連類,而見其志”。 
3、情、景、源為本,體和辭為次。 
4、“境與情會,不得已而發之詠歌。故深言悲思,不期而至”。 
5“詩者,非僅以適己,將以施諸遠也。《詩》三百篇雖愁喜之言,不遠則怨,怨則愛;近則頌,頌則規。怨之與頌,其文異也;愛之與規,其情均也”。 
6、“才高而善怨者”,如莊周、屈原。“夫莊子勤勤欲返天下于驪連赫胥之間,豈得為忘情之士,而屈子思竭虞帝而從彭咸,蓋于當世之人不數數然也”。“故二子所著之書,用心恢恢,逞辭荒誕,其宕逸變幻,亦有相類”。 
7、“情以獨至為真,文以苑古為美”。 
8、“蓋古者民間之詩,多出纴織井臼之馀,勞苦怨慕之語,動于情之不容己耳。至其文辭,何其婉麗而雋永也!得非經太史之采,欲以譜之管弦、登之燕享而有所潤飾其間歟”? 
9、“貴意者率直而抒寫,則近鄙樸”。 
10、“工詞者黽勉而雕繪,則苦于繁縟”。 
11、“意非辭,則無所附麗,而姿制不立”,“詞非意,則無所動蕩,而盼倩不生”。 
………。 
陳子龍是走“學而優則仕”的道路,他以驚世駭俗的才氣步入官場,以純樸無雜忠君愛民的理念鞭策每一步的踐行,直至走完生命的軌跡。這是他的人生主基調。人們可以通過把握他這主調,就更容易理解他的美學思想。他風華正茂、才華橫溢地步入晚明文壇,他的文學作品,他的美學觀點,閃耀著一道道絢麗的光芒,可惜不到四十歲就英年早逝。我想,這樣的英才,如果能多活幾十年,將會有多少佳作,多少優秀的美學思想留給后人。可惜歷史從來沒有如果!歷史反復證明,多么有才華的書生,面對大時代的變遷,顯得多么的無奈!陳子龍的美學思想,如他踐行“學而優則仕”的理念一樣,強調詩歌有社會價值,將創作主體的審美寄托外化為客體的詩歌。把創作主體的理念、才學、審美標準、感情、思想結合當時的環境、引發創作的靈感、源泉作為本體、作為根據地,然后選擇適合的體材、辭句、承載的客體。就會“境與情會”,“不期而至”。任何創作主體都是在特定時空存在的,陳子龍入世為官,則更容易感悟到這些的。所以,他主張詩歌散文等創作,要聯系時代、融入創作主體的切身感受,從而表現出自己的才華,將具有審美境界的情思傳播于社會,以實現社會價值和審美價值。 
陳子龍面對著晚明朝政的黑暗腐敗,還曾辭職返鄉。作為文學家的他,懷著并公開主張憤世嫉邪的激情和心中憧憬的、追求的美學境界有機地溝通、結合,形成強大的藝術精神。他還肯定民間詩歌的藝術價值和率真的情感,有的文人將民間藝術進行藝術加工、提升是有功勞的。他認為詩歌創作存在不良的傾向就是:鄙樸和繁縟。他強調內容與形式的統一,落實到文學藝術上,即思想感情與藝術形式的統一。陳子龍的觀點,被評為明代詩文美學的終結,具有重要地位。 
陳子龍在文學上的地位,肯定離不開他的文學功力,我在這里講解他兩句詩,大家就知道他的厲害啦!“汴河盡是新栽柳,依舊東風恨未消”。他這兩句詩已概括了白居易《隋堤柳》的“大業手中煬天子,種柳成行夾流水,西至黃河東至淮,綠影一千三百里”,李商隱《隋宮》的“于今腐草無螢火,終古垂楊有暮鴉”,韋莊《臺城》的“無情最是臺城柳,依舊煙籠十里堤”等詩意境,因而特別顯得深厚。(此段主要引自岳麓書社1994年版的《明詩三百首》。) 
作為畫家的我,要為陳子龍畫像,心中是這樣想的:一個朝氣蓬勃、風華正茂的英俊男青年,元神非常充足,眼光炯炯有神,唇紅齒白,氣宇不凡,如玉樹臨風,胸有詩書、充滿家國情懷,肩負著歷史使命來到人間,可惜的是,英年早逝,真是:峣峣者易缺,皎皎者易污,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令人感傷。最后,讓我用陳子龍一首詩來結束這篇文字: 
晚秋雜興 
江關海嶠接天流, 
玉露商飆萬里愁。 
九月星河人出塞, 
一城砧杵客登樓。 
荒原返照黃云暮, 
絕壁回風錦樹秋。 
極望蒼茫寒色遠, 
數聲清角滿神州。 
(待續) 
(本期責任編輯:嚴建中 詹鄧)


        





固定資産設備 管理軟體, 綠色免費


 1  1/1   1  


登錄后方可發貼


[ 電話: 0571-85462761 王先生 QQ: 124520435 加入軟件QQ群 - 杭州 - 浙ICP備19051128號 網安 33010402003225 ]

群英会开奖号码走势图